时代传媒网 - 时代快报 时代新闻 时代新媒体

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天津宝坻牛道口镇沟头村主任李文龙违法乱纪

文章导读:【中国新闻播报记者高景磊 张莹报道】在天津釆访期间听众近700多村民反映:被举报人于普迎镇长的问题,在任期间于普迎收村主任李文龙父亲李天永送的礼金10万元,现有李天永口述说给于普迎镇长送礼,所听到的证人

【中国新闻播报记者高景磊/张莹报道】在天津釆访期间听众近700多村民反映:被举报人于普迎镇长的问题,在任期间于普迎收村主任李文龙父亲李天永送的礼金10万元,现有李天永口述说给于普迎镇长送礼,所听到的证人李福心、李景辉、李国海、田敬军、陈景海、杨艳霞为证,6人都有证言视频为证。从2015年6月选举开始,于普迎就一直袒护包庇村主任李文龙,村委员邵继营任他们胡作非为,相护谋取利益。百姓说于镇长与李文龙有亲属关系,所以一直是他们的保护伞为他们撑腰。以下是村主任李文龙、村委员邵继营的违法违纪行为。

一.在2016年4月14日沟头村向阳服装厂招投标中,村主任李文龙、村委员邵继营在没有招开两委会、书记不在场的情况下、不按六步决策法操作就进行招标,招聚一帮流氓地痞暗箱操作找人围标。把标投给了李文龙父亲李天永和邵继营。严重的违反了刑法强买强卖,在招标标中一共5 标,每个标底40万元人民币,共承包十五年。5标都交完押金后李文龙的父亲李天永首先喊出每年7.5万元的租金,村民昝起山随后喊出10万元每年,喊完后李文龙一看昝起山的钱数比他父亲的多,当场就取消了昝起山的投标资格,这个服装厂现在的承包价格每年在30万元左右,他给我们沟头村集体造成了300多万元的损失。昝起山(举报人手机号:18630923666)不同意,李文龙说你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就这样昝起山当时就和村民去了镇政府,村委会人员把五个标底的押金退回了每个人,整个投标过程我们有录像视频为证。当天李文龙就把承包合同给他父亲和邵继营订下了,说投标成功,因此给我村造成300多万元的损失。现在他们每年交给村委会承包费7.5万元,可他们现在转包别人每年的承包费为50-60万元。

二、李文龙与邵继营在2015年6月竞选村长期间拉帮结派,他们用拉学生的大客车拉选民,每天请客吃饭,贿选村民,共花费了四十万左右,村民都能证实此事。我们去镇政府反应于普迎根本就不理我们。

三、李文龙在15年竞选期间,约竞选人田敬军(举报人手机:18649069888)出去打架,当着派出所的面说:“你如果再竞选村长,就把你的两条腿卸掉。”在场人村民昝立安、昝全安.昝怀安.张连有.李长奇等人都能作证。当时牛道口派出所出警都有录像为证。李文龙还找了香河的社会人李东升说出30万元卸掉田敬军的两条腿。有李东升录音为证。这就是雇凶杀人。请领导立案侦查。

四、李文龙上任后把村委会的几十份合同拿到自己家里,把他们以前承包向阳服装厂的合同私刻公章改动合同,现有假合同复印件为证。

五、2015年6月份李文龙上任后与村民李金山把我村村民刘春余叫到村委会打成双耳穿孔,有医院医生鉴定为证。刘某住院多日才好,花费了7至8万元,后来到法院起诉他们,李文龙他们上下走关系不承认打他。至今还没有解决。

六、2016年4月份,村长李文龙用广播的方式,在沟头村村委会辱骂田敬军,后来田敬军报了警,派出所出面进行调节。

七、2016年5月份,李文龙与邵继营又与我村村民李景辉发生纠纷,并打了架,李景辉女儿被打,在医院治疗,原因是没给他们选票,借此报复,在派出所做笔录时,李文龙父亲还威胁李景辉的媳妇说,你们别跟我斗,派出所镇政府我都有人,我都送礼了,都送了十几万元,你斗不过我,以上有也人证.录音为证。

八、在2017年2月,村主任李文龙与李文通召集黑恶势力,手执管制刀具,有预谋有组织在赵各庄加油站北100米处,用车辆堵截田敬军,对他打击报复。田敬轮随后报警,后来李文龙与李文通被拘留一天。

九、在2006年左右李文龙曾经袭警,被派出所拘留。 2008年左右邵继营在唐山盗窃机器零件,被唐山警方扣留一个月。在李文龙与邵继营当选村干部期间聚众赌博,多次受到公安局的处罚.

十、在2017年6月份当中,李文龙在自己家前面承包了几户基本农田,大概有15亩左右,承包后私建厂房楼房,在厂内翻新装载机,打砂.喷漆,尘土满天飞,李文龙身为沟头村干部带头违法圈地。建筑厂房真是目无王法。给沟头村老百姓带来极大的影响。我们曾多次找于普迎解决此事,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直到现在也没给解决。

十一、在2017年6月份当中,邵继营在沟头村武河河北侧承包了基本农田,大概5亩左右,承包后私建厂房,在厂房内翻新装载机,打砂喷漆,尘土满天飞,气味刺鼻给村民造成极大影响,邵继营身为村干部带头违法圈地建厂房,目无王法。

十二、贪污款项:

1、在2015年7月份,修路过程中.南北路300多米.东西路600多米共计900多米。7200平米的路,厚度20公分,应该用商品灰1400方,在他们的操作下,邵继营与李文龙在村委会报账报了2200多方商品灰,每方为280元,他们多报了20多万元,他们也没有按六步决策法的程序走就进行修路。这项他们贪污了20多万元。

2、在2016年6月份中,李文龙与邵继营修村北两边路沟用的商品灰数相差太多,共计300多米长,5米多宽,不到2000平米,厚度最多15公分左右,按实际情况不会超过300方,可他们报了500多方,多报了200多方,每方280元,这项又贪污了大概5万元。我村自从修路开始到完工共计用了3400多方商品灰. 我村用的王春波搅拌站的商品灰.他们在村委会报账每方为280元。宜城村2015年修路用王春波同样C30商品灰每方为250元.他们每方多报了30元这一项又贪污了10万元左右。这几项共计贪污了35万元左右,以上都能有证据所查。他们高价钱买的C30商品灰到现在刚一年多,基本路面已经全部都是大口子,基本上都露出了石子还有掉灰块现象,老百姓也无人敢过问此事。 3、在2015年8月3日至11月20日当中,在修路过程中用翻斗车倒土、倒破烂3200多车,相差数目太大,这么多土倒在哪里了,每车15元,用了4.9万元。村书记刘海对此事也不知情。请政府领导查清此事。

4、在2010年至2016年当中,李文龙父亲与邵继营承包向阳服装厂时,把厂内的设备全部卖掉,(有暖气片若干,300千瓦的发电机一台,大型锅炉一台),还把厂内的锅炉房、发电机房、两个大型水塔拆掉,各种果树、杨树、松树大概100多棵都全部卖掉,他们非法所得数十万元。村委会及村书记一概不知,卖掉的钱归李家所有,没有向村委会交一分钱。 以上所述都是事实,有人证、物证、视频、录音为证,我们曾多次到镇政府找于普迎镇长给们解决此事,但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拖,迟迟1年多了都不给我们解决。我们也曾经多次找区信访给解决此事。他们说村主任不是党员不属于他们管,让我们找镇政府就这样来回推来推去。在被逼无奈下,向上级领导反映上述事项。这就是典型的村霸,向这种害群之马希望上级领导既早铲除。给沟头村老百姓挽回重大损失,让群众免受威胁和伤害。

微信图片_20170915112706.jpg

微信图片_20170915112711.jpg

微信图片_20170915112717.jpg

根据此问题的发生,我们巳向天津市委/政府/纪委反映,近期纪委巳派人责成严查,我们也根据问题跟踪报道;

来源链接:中国社会新闻网http://aa.xinwen110.org/a/renminlaixin/2017-09-15/15976.html

责任编辑:林灵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