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传媒网 - 时代快报 时代新闻 时代新媒体

首页 > 新闻 > 快讯 > 正文

河北邯郸:一位“无灶台”村支书的命运交响

文章导读:文 文溪音 杨霄汉他——白连书,男,1959年生。他于2009年高票当选为河北省成安县柏寺营乡下河疃村党支部书记。而在这之前,他已于该村村委会主任的工作岗位上干了8年整。15年,村两委没有办公场所,他家那

文 / 文溪音 杨霄汉

他——白连书,男,1959年生。他于2009年高票当选为河北省成安县柏寺营乡下河疃村党支部书记。而在这之前,他已于该村村委会主任的工作岗位上干了8年整。

15年,村两委“没有”办公场所,他家那间简陋的客厅,便是他和这新班子成员唯一的一处“办公”之地……

15年,他带病工作,抛家舍业,抗非典、垫资修村路、筑水利……雷厉风行抓实各项工作;村里不办理村务移交手续,他和新班子成员冲破常人常常意想不到的重重阻力,赤手空权,艰难开展工作……

15年,村中遗留问题棘手,恶劣的暴力行径屡次发生。他不但因工作被人暴打、被人构陷,而且还屡被撤查又被复职……

15年,一个村连一处正常的办公阵地都没有的“无灶台”支书,就这样长年在基层一线负重前行,与班子成员一同将一个“落后村”变到了“先进村”。

然而,他至今仍处在多厄履职的命运之中。前方如何是顺境?一心只愿为干实事的他说他太无助,也太无解……

履职时:村两委10间办公室被“抵债”强占

下河疃村存在的问题似乎是久积而成疾的。

2001年12月10日,白连书以998票高票当选为村民委员会主任时,下河疃村就已成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烂摊子:

下河疃村曾有十几个村办企业经营得红红火火,另外还有800余亩集体果园及成材林木的收益,年利润近百万元,村年人均收入远远超过了全县平均水平,是成安县里响当当的富裕村。但由于原村班子管理失控,下河疃村很快便成了县里有名的落后村,不但村干部假公济私,侵占挪用集体资金,村级财务混乱不公开,而且村里欠债累累,就连村“两委”的10间办公室也因村奇怪的“欠债”而被村民(时任村干部的亲戚)强占为私宅,村新班子成员和全村党员既然无一正常的办公、学习之所。另外,村干部失范,全村乱收费超生成堆,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丧失……全村党员群众意见纷纷。

2000年,下河疃村终于迎来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村民委员会民主选举,村民决定抓住机遇要选出自己真正的村干部。

但在这次选举中,原村干部的多名亲属多领选票、多填选票,而人为地导致了此次选举失败。当时的央级媒体公开报道了此事件。一年半后的2001年12月10日,成安县有关部门联合组成工作组进驻下河疃村进行了第二次公开选举。这一次选举,白连书以998票高票当选,被任命为下河疃村新一届村民委员会主任。

在全县财务大检查中,县工作组进驻下河疃村进行财务大检查,时任村会计突然一夜之间死亡,下河疃村村务大清查一事一时成了“难办”之事而被迫中断,村中原有财务一直不明真相。后来,时任村支书程×胜先因全村严重超生、乱收费等问题被查而被停止工作,随即又因发现程×胜任职近十年间,除了多次假借村名义向乡财政所巨额借款用于个人冷库经营外,还将从乡财政所领回的数拾万元的各项返还款、工资、奖金等私自克扣挪用;县、乡有关人员从其开设的冷库中拿走的各种水果、蒜薹等数万元货款,却在村账上报销;利用数十万元集体资金大肆吃请,实行零招待后其仍大肆公务吃请花费数万元;私自采购数十件老酒等物品,名义上发给村干部一小部分外,其余均用于送礼……等犯有严重经济问题,程×胜最终被撤销党支部书记的职务。

但村民知道,下河疃村多年隐藏着的村级财务腐败问题远不止于此,尚没有得到真正清查。

此时被选任为村委会主任的白连书,面临的现状正是村级财务混乱未公开、新、老届村委手续难交接、村中派系公开对立之时,村中工作可谓一盘散沙。

蹊跷:“防非抗非”时急促履职却又被停职

“虽然我被大家推选为村委会主任了,但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大堆烂摊子的问题,村里许多工作都需要村委会这一新主任去执行落实,但村里的手续不移交,村委会公章被扣在了乡里,也没有人给我布置工作,村里的工作根本就没法正常开展,我这新村委会主任成了一职完全没有实际指挥权的空摆设。”白连书着急却又无奈地说,“但村里实际工作因没人抓,完不成任务,我又老挨批评。”

新一届村委会成立后,奇怪的是这个白连书“白主任”居然长达一年半之久,一直无法履行职责与职权管到村委的事,白连书感到特别的沮丧与懊恼。“而且,村委会10间办公室却被他人强占为私宅,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债主’突然冒出来,三天两头地缠着我找我这个新村主任讨要‘欠款’,我这个新主任怎么对此解决?为此我受到不断的恐吓与骚扰。”

白连书真正接管到村委会公章,开始走马上任,得以正式履职的时间是在2003年7月,那时全国防非抗非工作进入关键时期,白连书一直被“闲搁”在家中的事,引起了成安县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责令有关部门必须按照相关规定落实白连书的正常工作。

2003年7月底的一天,乡有关“防非”督导人员来到下河疃村,“让我必须在4个小时内将本村的垃圾全部清理干净,否则将我停职处理。”下河疃村是全乡少有的一个大村,土地面积4000来亩、人口有2300多人,个体冷库业、食用菌厂、牛羊禽养殖大户众多,全村由于多年治理失控,这么大范围内各种堆积如山的废垃圾,怎么能一朝清除完毕?白连书接令后深感时势及责任重大,立马组织发动班子成员及村民予以突击行动。可是由于全村垃圾量太大,即使就是昼夜不分地连轴转,一周也根本无法能彻底清理干净。

但就在他带领党员干部群众冒着酷暑,汗流浃背地搞清理突击时的当天,这位才上任了没几天的新主任,真的就这样被责令停职了。原因就是你白连书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指令工作任务,不让你干了。

真是欲加之于罪而何患无辞。如此处理,惊异的不但是毫无退路、忘我奋战在一线的白连书,惊呆的还有在现场一起酣战的党员民众!人们纷纷嘘吁,分明看到了一股无形的阻力,仍将其拴束着。

白连书说他脏些累些不怕,但关键时一定要弄明白什么叫责任与职责。“抗非”期间,中心工作压到一切……白连书茶饭不思,深深地冥思苦想了数小时后,连夜将被不公正停职的情况向县委主要领导作了请示汇报。三天后,白连书的职务得以恢复,后其起早贪黑,坚守第一线,自己发烧累垮了(有高血压,因病当时走路腿微跛),也不吭声不休息,带领党员干部群众花了十几天的时间,终将全村垃圾清理达标完成。

三天,因此缘故,下河疃村的垃圾清理工作被迫延迟了三天。如果没有这三天被无故停职工作,也许下河疃村的垃圾清理工作就会提前三天、四天或五天完成。人们对于自治的高涨热情与满心期盼,总会受到一些不良人为因素的干扰与挫伤。之所以后来花了十多天的时间才清理一净,原来村里原有的治污大坑,不知怎么的,却被原支书廉价收费,只以四五百元的钱于2001年卖给了个别村民,作填土建房使用。为此,不知原委的时任村委会副主任袁新然发现后予以制止,而买坑的村民却还与袁副主任大打了起来。村级环境治理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处理生活及货物等废垃圾成了下河疃村最为头疼的大事之一。

抓建设:由主任当村支书连遭“强权者”暴打

白连书当选新一届村主任时,就有一位好友曾对他衷恳地说:你一定要清正廉洁,公正办事,不负众望,改变乡村。

而白连书也说:2001年12月10日,是我终生不能忘记的日子,全村一共1200多张有效选票,其中有998张都是投给我白连书的,村民把我选上来当村主任,我就要对村民负责,我铆足了劲儿,一定要好好地大干一场。

白连书新上任赤手空拳的几把“火”,确实让村民对他看到了希望!

2005年县委号召开展“村村通”工作,当时县委派驻商业局王局长等四人督导下河疃村工作。但是村里没有一分可用资金,村里就召开了两次群众代表大会,集思广益,让大家共谋对策,但仍未能解决修路资金。后经全体党员及村民代表研究,决议一致同意将村20亩公益田分成若干小片承包,将收取的承包款用于本村“村村通”修路开支,并口头请示了工作组和县委领导。后实际共兑换了公益田14.47亩,分成0.3亩至0.6亩大小不等35块对村民承包,共收到承包款约167000元,解决了村路修筑开支无经费的大难题。当一条宽阔、宛延而又崭新的约四公里长的水泥路终于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时,大家不免喜极而泣,因为,为修这条出村的泥土主通道,大家不知克服了多少困难与种种阻力,风风雨雨,整整化时了半年才得以修成的。

为了重振下河疃村的经济,白主任曾三次到内蒙,与当地大型奶业公司洽商合作,又与邯郸市一家饮料厂寻求联姻。尽管,后因村内种种“外力”的干扰而功亏一篑,但重重阻力与艰难并没有使白连书退却,他依靠民众和班子的无私核心力,尽其所能地履行着一个村主任的职责。

白连书把自家的客厅拿出来用作村里临时的会议办公室,共商村务工作。下河疃村地下水质有问题,村民患癌率增加,白连书就和几位村委会成员另外垫资3万余元,购买了供水设备和管道,带领下河疃村村民义务出工,完成了村里的水井改造,村民喝上了优质无污染的自来水。还组织修筑田间路10公里,添加了7台变压器,并加大对机井配套设施的投资,使全村浇地难的问题彻底成为历史。2008——2009年,村又多方争取,得到上级筹集资金60余万元,将本村主要出村干道和本村街道重新修缮了近12公里……

其实,百忙中尤让白连书操心的是,他上任后村两委竟然连一间办公室办公的地方都没有。插村干部常猫在白连书家开会议事,也总觉得不妥。

据了解,村委会和村党支部有10间办公室,却被两户“债主”——白×光和刘×军将其当成住宅占为己有了。据说村里当时翻建村委办公室时曾向白×光和刘×军二人以5分的利息各借6万元,按照“抵押借款协议”约定显示,如果三个月后不能付清本息,10间房屋便归债主所有。而党员群众反映说,这“借款”根本就不知情,也没开过决策会议,村委原本就有10间办公房,怎么如此许诺“借钱”翻建呢?白×光是原村支书程×胜的女婿,刘×军则是原村委会成员刘×华的儿子。借款日期是2001年9月20日。

这种行为,倒底是在真正建村委办公室呢,还是在为两户“债主”预期谋划建私宅用呢?12万元,5分息,3个月后付清本息,否则10间房屋抵归债主所有……这是什么样的“抵押协议”?村委原本已欠债累累,三个月,作何偿还,符合实情与实际吗?何况,在村委换届之隙村办公阵地却就此被先自强占。

白主任几次去做“债主”的退房工作,但都无济于事。村里开会、讨论、学习等,白连书只能把自家的客厅仍用作村里的临时办公室。有人戏称,村两委是一个长年无固定“灶台”办公的游击队。

但这临时办公室,这一用,至今就用了十多年!

白连书的妻子史付芹,是本村下河疃村小学的老师,又是校长,她对于丈夫的艰难工作,给予全力支持,毫无怨言。

为了村的正当权利,村委会曾多次开会,决定起诉解决“借款”占村办公室的现状问题,因为此借款事实不清,借款凭证上所盖的又是村委会早已作废了的“下河疃村农工商联合社”印章,约定利息违法等等。

有人提示和劝告白主任,你若这一告,就会得罪了好几个人。

事有凑巧,2004年3月,一个叫郭××的村民受人指使,于晚间闯入白连书家打砸,并且将白连书的二儿子打伤。这突如其来的挑衅侵扰,让白连书全家受惊不小。

然而三年半打官司的结果是:法院认定原告村民委员会未召开村民会议,明显违反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强制性规定,所签订的“抵押借款协议”属无效协议,且本案所涉及房产抵押,因没有办理抵押权登记,故抵押未生效。但该协议的借款部分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予认定。借款利息从2001年9月20日起至2001年12月20日(三个月)按5%计算,此后按银行借款利率计算至执行完毕之日止。判决“抵押借款协议”无效,村委会返还借款及利息,被告白×光、刘×军全部腾出所占村委会房屋。

庭审中,程×胜一直当了“债主”的代理。下河疃村村委会认为,按5%计算支持支付利息实属违法判决。判决后两“债主”续占着村委会办公室未搬出。

工作千头万绪。办公室虽然依然被占,但新村委领导班子的整体工作扎实有效。2007年,白连书因工作有方,全村工作成绩突出,引起了组织重视,被培养发展为预备党员,2008年转为了正式党员。

2009年,白连书当选为下河疃村党支部书记。

2009年11月26日,村民王×玉等人中午喝酒后路遇白连书的大儿子,却将白连书的大儿子推倒在一泥水洼中,为此双方发生口角吵架,白连书的大儿子被打至轻微伤。当时幸有一村民见状上前及时劝阻开,才免予更大伤害。但该村民遭到了恐吓,有人很快追赶到该村民家中让其以后少管闲事。事后,至当晚四五点钟时,程×胜的女儿、女婿(女婿白×光)冲到白连书家辱骂(程×胜系王×玉的伯父),被群众劝退后,程×胜的子女、女婿白×光等人于当日下午六时许,带领二十来人不顾周围村民的阻拦,再次闯入白连书家中闹事并打砸。这次连刚赶回家不久的白连书也被打得头、脸、鼻挫裂,左耳膜外伤性穿孔出血,白连书家的家具门窗等设备同时被砸毁。白连书带着伤体和鉴定反映上告了一个来月,最后却只有白×光一人受到了公安行政处罚。

“程家有个叫程×刚的人,是一名普通民警,怎么进的不知情。他们仗势打人已不至一二次的事了。他还发生过因售买‘赃车’事件被异地警方追查,也曾因纠纷还带人打砸过其他村民,都若然无事。大家拿他们没办法。”白连书痛苦地说。

雪释构陷:十五年艰辛履职路最险的三次历程

“我要做的就是如何带领村民们尽快走上致富路,而不是陷入这种纷繁复杂的矛盾纠葛之中。”白连书一家艰难地从阴影中走出,他首先想到的仍是村民尽快脱贫致富为重。

2011年,白连书通过电力局申请改造了本村原有的电力设备,由原来的小表走字快、信息不准确、浇地用电特费钱等状况,实行了按地埋线、改装为磁卡表,每年为全村村民节省约30万元的浇地费用,极大地提高与改善了使用效果与使用效率。

2012年始,下河疃村开始环境治理工作,全村设立了4个垃圾集中回收站,改变了村容村貌原本脏乱差现象。

2014年4月,下河疃村争取到了10口机井,并口头请示了乡党委领导,通过召开村两委会议,一致同意村民集资打井,每井集资7000元(有1口井没收钱),共计收取集资资金6.3万元。除了打井开支外,剩余部分资金用于了构筑村级排水系统和4条田村路的推土费等,解决了村中二十来年积排水和田村路耕作难等问题。

……

正如当年主管下河疃村工作的成安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李合,在谈到下河疃村发生的工作情况时,曾向经济参考报的记者作过这样的评价:老白(白连书)这人很能干,他办事执着,讲原则,有热情,也有能力为村民办事。但是,农村问题很复杂,一件原本简单的事情,由于牵涉到了姓氏宗亲的问题,以及其他主观性的成见,就会变得非常棘手,处理不好就会激化矛盾。

2015年年后,下河疃村所在的柏寺营乡收到了来自下河疃村村民的举报。当时几位不愿集资打机井的村民反映村干部如此集资打机井违法违纪,要求罢免白连书村支部书记职务,并将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而柏寺营乡经过调查,也认为下河疃村这种集资打机井方式“违法违纪”。

柏纪字【2015】3号“关于给予白连书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书”中写道:2014年4月份,下河疃村打9眼机井,每眼机井收费7000元,共计63000元。村把这笔钱用于购买排水坑18000元、修路10800元等村内开支,共计61000元。白连书身为村支部书记,本应遵守法律法规,积极为村民谋福利,却违法违纪,在党和群众中造成较坏影响。对此,白连书应负直接责任。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经柏寺营乡纪委2015年7月25日研究,决定给予白连书党内警告处分,并责令其退还钱款。本决定自2015年7月25日起生效。

有账有据可查,白连书却未非法贪占分文。公开、规范、守法,还是对的。

对于这个处分,白连书接受了,他知道虽经村集体讨论这样做,但觉得是有不妥。那这样的村,像他应该怎么做呢?回避、抱怨、推诿、坐等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6年6月5日,白连书真的接到了一份撤销其党内职务的处分决定书。而这一次作出关于给予白连书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的,是成安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原来,下河疃村仍有一些村民又在举报村支书白连书的违法违纪问题。根据村民举报的问题,成安县纪委在调查处分决定书中概括认定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即一是发放麦种时捆绑销售化肥,二是虚报冒领棉补款(处分决定书中错写成粮补款),三是违反土地方面法律法规承包的问题。

\

\

\

\

但面对这一次的举报与处分,白连书感到很冤,提出了申辩。

白连书中肯地向上级组织与领导作了如下几方面的陈述:第一、下河疃村村民土地流转多达五六百亩,加上原村干部至今未办理村务交接手续,新村委领导成员对于全村村民原有的土地承包实况没有底账清册,麦种无法正常发放,值此2015年9月“高产创建”由乡为村申报到了麦种发放之际,经村两委讨论决定才按现有状况发放的,这也是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才为之。所谓捆绑销售化肥,是村统一从成安县农资公司采购的,许多村也都是这样为本村村民采购服务的。村民是自愿认购的化肥,并不是强制推销。村帮村民运回化肥,减少农用工时,这也是村两委本心为民办实事的内容之一。村民目前举报反映并提供的化肥标样,我们并不知道是否是村委原所购的化肥本品。有关部门对举报村民提供的残留化肥检测,认为这是不合格产品。这所谓的检测,其化肥取样来源不全不明,也未经我村核对并共同取样委托,且化肥具有易挥发特性,时隔长久,故该检验结果存偏颇,且依据不足,单方样品存疑。应纵观当时县农资公司产品及共同使用情况作审定。

第二、关于棉花补贴款的问题,应该说,这事是上级政府或是村会计造成的问题。根据村会计的陈述反映,2015年4月的一天,那天上午村会计接到乡通知要去开会,到乡政府开会的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让村会计填表统计上报往年即2014年的各村村民棉花种植亩数,且要求表格在上午当场填定上交,村总亩数面积要求上报在500亩左右。村会计们都不知填此表有何用途,所以村会计就独自在会场上胡乱的估算着填出了一份农户棉花种植的“明细表”上交了。后来乡里突然按此“明细表”向各村下发了往年拖欠的棉花种植补贴款。我白连书根本不知详情,这个虚报责任也根本不在我。但不久后,当我发现这个有补贴款且被会计多报多补后,我马上召集六个村干部开会,询问情况,并主动将多补到的约7000元款项收齐,由我和村会计一起将该款予以了退回上交。

第三、关于2005年县委号召开展“村村通”工作,村两委为了筹集修路资金,共计兑换14.47亩公益田,实行小片承包的问题,这是在当时村级经济严重欠债、一筹莫展的情况下,为了响应和完成上级政策,经村两委及党员群众代表开会通过,而将部分公益田进行“变通”的做法,同时也口头报请过乡政有关领导。小片承包后收取的承包款,经核查,如实用于了村级道路及村级水利建设。

至于2014年村民李××将承包地转让给村民刘××,刘××后在该转让地上建房的事,我当时作为村支部书记得知后,多次找刘××予以劝说阻止,并且也及时上报给了土管部门,但土管执法部门多次来到现场最后也没能阻止住,而使其建成了楼房。我村当时开会明确规定,小片承包地如够宅基地条件的,须经土管局批准后方可建房,否则不予建造房屋等设施。村主任也曾阻止过该户擅自建造行为。这些不应该属于村民举报我白连书违法违纪而受撤职处分追究的理由和依据。

总上,白连书称我并没有在发放麦种时捆绑销售化肥,也没有强令哪个村民履行非法定义务,更没有有意参与虚报冒领棉补款。但白连书也承认,在“村村通”和打机井等工作中,村采用小片公益田承包收费修路和集资打机井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处,愿意接受批评与改正。

对此白连书的实际工作情况以及白连书声称受人诬告的情况,媒体记者也曾赴柏寺营乡和成安县纪委等有关部门进行了了解采访。

白连书介绍说:“成安县纪委赵书记包片柏寺营乡工作四五年,也多次来到我村巡察工作,他对乡村的情况很了解。比如当时县乡村各地‘村村通’工作如何开展,上级棉补款如何后来才补发,全乡各村超生处罚款如何收缴的,等等。我任职至今为了村里的多项工作,个人已垫支和为村代上交给乡里的钱共计有六七万元,相当于我五六年的职务工资被花了,因为有些为村代上交给乡里的钱是没法找回来的。而且我在2010年之前在村任职所做的工作,从没有工资报酬的,我把我家唯一有收入的妻子的教育工资也搭进去了。”

白连书陈述后五个月,即2016年11月7日,成安县纪律检查委员会经研究决定,将对白连书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变更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十五年了,要带领全村发展,难免不受到各式各样的阻力,甚至是诬告,但不怕,因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党员群众是支持我的,我从来不会违法办事或独断专行。虽然我有些耿直,但我对党对群众是真心热心做事的。不过……这么多的‘累’,如此这样的反复与干扰,实在是让人百感交集!”下河疃村党支部书记白连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党组织已为我澄清了事实,‘撤职’风波并不存在了,也在调查材料中证实我在工作中一贯表现良好,但到现在七八个月过去了,我还没有接到继续主持村支部工作的通知安排。”

从白连书着急工作与担心中看出,他还很想为民多干些实事,因为他明白,下河疃村从2016年起全乡环境治理垃圾费实行统一征收,再由乡政府统一安排招标企业处理各村垃圾后,由于招标企业不能履责,全村的垃圾污染现象与其他村一样,又出现了反弹的现象。2015年水利部门以下河疃村为中心辐射周边五个村,耗费数千万元施工安装的喷灌工程,后经试验竟然不能使用,是产品质量问题还是工程设计或其他有问题?下一步村民喷灌农用的问题怎么办?按规定,每年上级都会向村里分配一定的办公费用,村两委能不能重建一个办公室,以能终结一个村两委长年“无灶台”办公的历史呢?

一个是庞大多舛的村庄,一个是热心而耿直的“多厄”村支书,这次他又从被“撤职”的风波中走出后,何时如愿,再回归工作岗位呢?

他——白连书,能回吗?他没有闲着,他在努力而焦急地等待着!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责任编辑:林灵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