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传媒网 - 时代快报 时代新闻 时代新媒体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不能共命运,那就同呼吸

文章导读: 同呼吸,共命运。这是耳熟能详的团队精神口号,意思是呼吸与命运是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体,呼吸环境决定生命长度,人生命运决定生命厚度,二者共同构建起人的生命体。一个理想的团队就应该是,人人都活得愉快

    同呼吸,共命运。这是耳熟能详的团队精神口号,意思是呼吸与命运是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体,呼吸环境决定生命长度,人生命运决定生命厚度,二者共同构建起人的生命体。一个理想的团队就应该是,人人都活得愉快,人人都过得精彩。

 

      有团队就必然有政治,团队政治是否影响呼吸环境,我们暂且不表,但团队政治一定会直接影响个体的人生命运。在一个好的团队政治氛围中,每个人都能平等地把握自己的人生命运,人人都能活出各自的精彩;但在一个坏的团队政治氛围里,每个人就再也不能自我把握命运了,也许在你还没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你的命运,有的不用吹灰之力就能活得像神仙,有的即便劳苦一生也是活得很憋屈。因此,同呼吸是否能共命运,这得取决于政治环境的好坏,而不是取决于蓝天还是雾霾。

 

      一个残酷的问题就摆在了我们面前:在坏的政治环境和坏的呼吸环境里,是该先抗争命运还是该先抗争呼吸?

 

      这取决于人的价值观,即在生命厚度与生命长度之间,更看重什么?如果认为生命厚度远重要于生命长度,那必然选择先抗争命运,反则反之。但人的价值观往往被政治环境所左右,一个特别吃惊的事实也许会让人不可思议,越是好的政治环境,人们的价值观特别看重生命厚度,表现得特别勇敢,相反,越是坏的政治环境,人们的价值观更看重生命长度,表现得特别怯懦。

 

      这种差异在中西方国民行为对比中是显而易见,西方人追求生命极限的欲望促成了冒险精神,他们往往会为了探索一种未知的迷好而不惜以身试险。在《动物世界》节目里,我们经常看见西方人与原始森林中凶禽猛兽零距离交流的兴奋,而中国人是万万不会去体验这种有生命危险的兴奋,因为这远远不如斗地主和广场舞有趣。这就是不同政治环境下的人们对待生命厚度与长度在态度上的天壤之别,这种差别很大程度决定他们在抗争命运与抗争呼吸之间作抉择。

 

      在坏的政治环境里,由于人们更重视生命长度,从而在治理雾霾问题上几乎达成了罕见的共识。北京新华门里的贝勒与北京三里屯的访民都希望看见蓝天白云,前者在蓝天下站着深呼吸一口,觉得中国发展真快;后者在白云下跪着深呼吸一口,觉得能见度越好遇见青天爷的概率就越高。

 

      一个访民因为被投资公司骗了五十万血本无归,堵市政府被特警打断了肋骨,他说他一般九、十月才去北京,因为那时的北京秋高气爽。我才明白,他们都是为了拿一点钱回来好去养生坊,他们从来就不想抗争命运,而是为了好好活得更长。

 

      在上海的写字楼里有很多正能量青年,无房无车无老婆无存款,但他们走出家门或走出写字楼都不会忘记戴上口罩,那是一道特别靓丽的风景。如果说治理雾霾需要人人交钱,估计他们都愿意交双倍,毕竟在蓝天下做傻X比在雾霾下做傻X还是不一样,至少看别人宾利车里的漂亮美眉更清楚一些。

 

      本人很异类,甚至觉得自己有点邪恶,我倒希望这雾霾来得更重一些,越黑越毒越好,我一直吃的都是有毒食品,身体抵抗力好,说不定比吃特供的死得更晚一些,幸福感会井喷!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林灵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